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
首页 >> 鹤立鸡群 >> 正文

大法治动态台帐

来源:极速专题汇总_新闻中心网 时间:2019-5-28 11:33:8

长久以来,历史学家对徽宗朝的历史叙述大体围绕着传统“昏君奸臣”的亡国叙事:无论是徽宗对蔡京、王黼、童贯等人的恩宠,还是他对道教的盲目笃信,抑或对蔡京等人提出的“丰亨豫大”太平盛景的深信不疑,更别提作为一国之君的徽宗将过多的个人精力投入绘画、音乐、园林等与治国无甚相干的艺术创作与欣赏中——这一切都成了他日后为北宋倾覆所担负的累累罪证。

说来还是我的运气好!傅衣凌先生第二次退出江湖不到一年,时风丕变,天安门广场多了一座“毛主席纪念堂”,供亿万人民瞻仰,大学里的老教授们再度吃香起来。傅先生既然是金字招牌,那就不由分说,再一次成为厦门大学的正式教职员工。遵循杨国桢先生的算法,傅先生的这次出山,可谓不折不扣的“三出江湖”!1979年5月的一天晚上,历史系党总支书记来到我们的宿舍,对我们做起思想工作。说的是傅先生和韩先生,是国内著名的史学权威,自从去年开招硕士研究生,总共招得5名,韩先生两名,傅先生两名。后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谢国桢先生极力推荐,从历史研究所那边转来一名,傅先生招得三名。这些第一批的学生,或是“文化大革命”之前及之间就读大学而矢志从学的“好学”之士,或是家学渊源、门楣书香的优秀子弟。一听到国家开始招收研究生,立即负笈前来、义无反顾。可惜这样的读书种子所剩无几,到了第二次即1979年挂牌招生的时候,傅韩二人竟然只有一名考生报名,这让系里的领导们很为难。无奈之下,系里的目光转到我们这些难于入流的“工农兵学员”身上。总支书记谆谆教诲:我们知道你们的底子差,考不上。但是为了让傅、韩二位先生脸面上过得去,你们还是前往招生办踊跃报名。至于日后考不上,你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包袱负担,二位老先生那边也能理解。

龙:你们印象中我怎么对待我的父母?

龙:可是,经验过父亲的死亡以后,我觉得我确实上过一课,对我母亲的未来过世,我比较有准备了。

艾朗诺教授布置的阅读作业经常是某本大部头中的一些章节,为了节省学生的时间,他会提前把需要看的内容扫描好。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繁重而无甚乐趣的体力劳动,但他总是自己完成,从不要他人代劳。艾朗诺教授使用电子设备自然没有年轻人熟练,扫描的纸页周围有没裁掉的黑影,最有趣的是,他按着书的一截衬衫袖管也扫了进去,从衬衫不同的颜色可以看出,这些材料是花费很多时间扫描出来的。  其次,说到两韩过去几十年多次错失认真商讨统一的机会,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国际环境。朝鲜半岛分裂既是东西方冷战的结果,也是冷战的重要标志。从韩战爆发到三八线确立,美苏中等国扮演主宰角色。美军至今仍驻守南韩,甚至掌控战时指挥权。冷战结束后,小布什曾将朝鲜金氏政权列为邪恶轴心之一,必欲除之而后快,所谓一国两制、一国两府的南北韩统一方案,根本不是美国那杯茶。美国想要的是西德统一东德的结局。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对朝鲜影响力大减,而中国则一直是朝鲜最重要最有力的支持者,不过维基解密四年前曾经披露,中国官员已做好接受由韩国统一朝鲜半岛的现实,这某种程度上反映中国对平壤当局不断制造麻烦感到厌倦。在现实政治中,如果没有得到美中,还有俄日的祝福,两韩实现统一没有成功的可能。

方旭东:您提出的“应当把哲学看成文化”这种哲学观,给我很大启发。因为以前,老是有西方哲学的从业者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,说不是哲学研究。还有一个相关问题,那就是哲学如何做的问题。长久以来,我们习见的西方哲学家做哲学的方式,似乎都非常强调论证,分析哲学家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,可是,我们中国古代哲学家并不是这种做法,像朱子或阳明,更多的是就经典做某种创造性的诠释。那么,今天,我们做哲学,是否还可以延续中国古代哲学家的做法?

编辑:丁元和

上一篇: 北大知识产权法考研
下一篇: 上海 知识产权贯标

新媒体

  • 肖秀荣知识点提要2014
    知识更多 高级搜索
  • 知识产权贯标方案
    香港联瑞知识产权集团佛山分公司
  • 安全用药知识竞赛题
    酒店知识问题
  • 免费 知识库
    森林防火知识主题班会
  • 考完知识竞赛怎么交卷
    先风知识产权